焦糖梅尔_🌿CaramelSSS

主〔文野双黑〕,可约稿,内容不限。

【双黑】研究搭档日记

#特别短的脑洞产物#
#可能有语病,谢谢指出#
#俩人还不怎么熟的设定,所以对彼此比较客气#

这是一篇多年前两人刚刚成为搭档时的太宰视角《研究搭档日记》

x年x日 夜

想要对自己的搭档一呼一吸都了若指掌,当然需要在背后做大量的调查工作,特别是对他的能力——污浊(虽然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事实上,当他用重力操纵制造出了什么惊人的场面,比如双脚所踏之处深深陷入地面,四周全是裂缝,我都在他潇洒离去之后仔细观察过这些可怜地砖的残骸。

我一直搞不懂他两只脚踩在地上,两只脚中间怎么会没什么裂缝,而地面崩裂后起飞的碎石块好像也没什么存在感。

试想一下,两个板块之间被外力挤压怎么说也要鼓出一部分来吧?

或许我的力学学的不太深刻,毕竟我的搭档他两腿之间的某些部位从来没有因为溅起来的碎片而受伤。

不过我转念一想,他可以改变接触身体的重力大小啊!即使有一块高速冲向自己的碎石,在它对双腿间某个部分造成伤害之前,使其与羽毛一般轻盈,不就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吗?!
话说回来,哪怕是轻如羽毛也该有点触感吧……
……
……
我的搭档他……每次这样装逼的时候……不会由于羽毛的拂过……而产生什么生理反应吧……
……
……
眼看着我的思路飘入了不可言说的境地,我赶紧从办公桌前面站起来,决定去找搭档问个明白——〈搭档你使用能力的时候会硬吗?〉就这样问他。
……
我在休息室里找到了我的搭档,他安静地窝在沙发里,面无表情地擦拭他心爱的匕首。(经过我的观察他这柄匕首一般会放在大衣内袋里)

可能是他浑身杀神一般的气势震慑到了我,我最终把嘴里非常直接的那句——
“中也,你使用能力的时候会硬吗?”,用更加委婉一些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嗨,搭档。”打招呼可是最基本的礼貌。

他好像突然被惊醒的样子,凌厉的眉眼在看到我的瞬间放松下来,显得有些无聊的样子回答我:“是你啊,太宰。”

第一步非常成功,我需要让他回答我那涉及隐私的问题,于是我找了个借口。

“我们刚刚组成搭档,或许需要对彼此都了解一些,你觉得呢?”

他眨了眨眼,反应有点迟钝的样子。我听说中原中也是组织里数一数二的体术使,肌肉男吗?咳,说真的我有些嫌弃。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人傻好欺负啊。我打住自己的发散思维,继续循循善诱,“我可以问你几个关于你能力的问题吗?”

可能是看在工作的面子上,他思考了一下,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可以,你问吧。”

“你用重力操纵落地的时候,地面被破坏,泥土或者地板碎片会不会飞起砸到你呢?”

“会吧,不过我也可以在他们刚刚接触到我的时候就改变他们的重力。”

这听起来和我所设想的完全相同,我对自己的料事如神颇有些满意,于是直接跳到了最后的问题:
“那你是否会有某些身体部位不太舒服呢?”

他愣了一下,我很清楚地看到了他有片刻的犹豫,但接着他说,

“并没有。”

他否定了,可也犹豫了,根据这样的逻辑去推理,我很确定他当时是一定会有反应的,只不过羞于启齿而已。

“是吗?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坦诚相待,搭档。”

可能是因为我最后搭档两个字的重音,或许是他也很重视我的问题,以至于他最终放弃了面子,选择诚实的回复我,只是他皱着眉头说出的话却与我所料有些出入:
“骤然改变重力的时候会有些头晕,不过习惯后已经在可以忍耐的范围内了。”

看来他的犹豫是不想承认头晕,这有什么蹦极能不头晕吗……可是,我觉得他可能没有get到我的重点。我有些冲动地脱口而出:
“不是的,我说的是你的其他生理反应!”

……

他似乎更加呆滞了,湛蓝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涟漪,空洞地望着我的方向,没有着落的焦点。

……

我意识到我这搭档可能是个很纯情的男子。

……

我等了许久,他终于哆哆嗦嗦地说话了:
“……喂,太宰治,我以前也听说过你风流之名,没想到你在工作中都能硬起……咳,有生理需求?”

……

我:“……”

不等等不是的你误会我了搭档!我真的不是因为工作中突然有了生理需求有些苦恼才来找你寻找解决方法的!

评论(25)
热度(115)

© 焦糖梅尔_🌿Caramel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