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梅尔_🌿CaramelSSS

主〔文野双黑〕,可约稿,内容不限。

【文豪雙黑】宁愿在地狱里见鬼(全)

啊啊啊!行云小姐姐天使!写得好好好好好好!半夜画图画到腿麻(what?)濒临死亡然后原地复活?!!!啊啊啊啊啊啊给太太打call打call疯狂打call!

山旅:

*脑洞 文案是 @CaramalSSS 的,OOC是我的


*原著向


 


 


  他们两人就靠操纵重力的异能力给直升机扔降在一个小山丘上。


  眺远望去只是无际的草坡和树林,转回头看身后倒是还有个遮人耳目的废弃建筑物,才约两层楼高还一堆歪歪斜斜的柱子垮着。评估着地底下的出入口大概不知藏在哪几根互相扶持的钢筋水泥下边,嗯,待搜查。


 


  宁静被时间带走,而风还在躁动着。


  月不见踪影的黑夜之下看不明显,脚下的是整片敌方组织的兵堆栈起来的尸,与血,已将绿茵的草坡尽染成黑。


  他们飞驰的身影和子弹不断地穿梭在敌兵之中,有时抢夺敌人的枪弹,有时让敌军自相残杀,有时其中一人直接将重力压缩成黑色的飞弹直击上空还未能散布援军的敌机。


  但长时间往来,体力和弹药还是快见空了。


  然而增援像浪潮般来袭地淘击着他们。


 


  「中也,底下还暗杠一只大的。」消息来得真是时候。


  「我有听到报告。」


  做为以一屠多的两人,现在躲在建筑物天台的残瓦后边喘口气。戴着帽子的那人半探着身子观察那片尸海,要说方才报告里的巨型敌人比起从远程蹦蹦蹦地跑来,肯定是从那片长不出树的草屯下翻身现形。而他此场战役的搭挡,身着偶尔碍事更多时候掩饰的米白大衣的男人,和着血迹和泥灰盘腿坐在一旁,专注于手上前老板刚天降给他的数据,倒是挺放心地将侦防的工作不管不顾。


 


  战力最强的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和以交换条件被拉来的侦探社社员太宰治,曾一度被誉为双黑的两人,极度不情愿地又被迫合作了。


  情报是目标,宰杀是手段。


 


  敌人多到不象话,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几近体力透支又弹尽援绝,要在四面楚歌之处生存下来并滚回家啊。不会这次真要跟中也一起殉情了吧,唉……。太宰脑中飞快地将已知的情报组合并推演计划。他实在比较喜欢铺网等鱼撞了打捞,而非做那撞网的鱼。


 


  压轴的巨敌不知是生物武器还是机械武器,只知级数不和那些成为无生气的尸骨同一层次。面对未知的局面,中原中也选择留在明处滞留敌人,而太宰治则前去地下室干掉敌方于此的「脑袋」。


 


  「中也,这次我可能无法及时支持你,攻击关节处能让敌人动弹不得就好了。」准备最好的,预期最糟的,「所以,『污浊』的选择权交给你。」


  「……太宰。」中原中也开始一指指地拔下他的手套。


  「嗯?」


  「少废话,拿着。」他的橙发小伙伴随手将脱下的手套连同西装外套、帽子一并丢给他。


  「可我还要去找控制室呢。」这些对现况的两人都称得上是碍事。


  「……那就算了,丢着吧。」反正大概也用不到了。


  「中也?我会全力赶回来的。以后还是会用到的。」好歹对老搭挡有点信心啊。太宰从他扔来的西装外套内里翻出弹夹并上膛。


  「……!」中原皱着眉回头看他。


  「我还想和美女一起殉情呢,和你死在这种惨不忍睹的地方还是算了吧。」太宰也没再看他,手枪塞入大衣内里再拿了两把长长弹带的手动步枪,就冲向注定满是敌人的地下。


 


 


  ──啊啊、你可别死了,我们肯定是都要下地狱的,我可不想在地狱里还要看到你这家伙。


 


 


  地上就个破废建筑物果然只是张皮,底下那基地铺天盖地。太宰收到的仅有简单示意的地图,就要在电波一直受干扰的情况下独自入侵敌方的中枢。


  过五关、斩六将,待他终于入侵后成功处理掉控制室时已失血过多,尤其是被跳弹击中小腿处的大动脉,虽说给他用身上的绷带紧急处理,但还在动作的当下,染血的绷带依旧无法完全收拢心脏给予的活力。


 


  「中也你可、千万要坚持住啊……。」满走廊敌人的尸骨和血迹,还有他拖着伤脚踏印上的血迹也混入了其中。太宰慢慢攀着扶手走着楼梯。这次耽误得太久了。久到……他有点儿没把握。


  方才在地下室内的梁柱之间乱窜时因上方狠震了好几下,他也就顺手解决了注意力转移的敌人。没节奏的那种震荡深沉地咚啊咚啊咚,震得太宰心里慌。他知道是怎么回事。


 


  作为钥匙的人间失格不在,野兽般的污浊了的忧伤之中被放生出来的时间一旦长了,中原中也的身子就会支撑不住。


  咳……咳!上面大概给中也移平了吧。太宰心想,怀里揣着的手枪还剩一发子弹,留给自己的。他要在这乱七八糟的水泥跟钢铁块中找出条路。


  要能,通到草坡的。


 


 


  四周一片漆黑。


  中原中也的意识就像被关进笼子里,他整个疼得发抖。


  漫漫空间无色无声,他想记着的时间这空间夺了他感觉,他想说出的言语这空间夺了他声音,他想看见的景象这空间夺了他视野,他想听闻的事物这空间夺了他权利。


  太宰……太宰……你这个混蛋……骗子……一定出事了……可恶……我可不想死……我还不想跟你殉情……还不回来……。


  只剩思考,这空间夺不了他的思念,是他唯一的自由。


 


  被夺走时间感的他无从感受自己在这令人发疼的空间中待了多久时刻。


  不知心中叨念了第几回搭挡的混蛋,突如其来地,象征这闭锁空间的黑色笼子裂开,裂成白色的碎片哗啦啦,碎落消失。所有的触感知觉都在同一时刻回归。


  中原中也睁开眼睛,看见眼前浑身是血、跪在地上对着他笑的太宰。他自己也是一塌糊涂,浑身疼得很,像给巨轮来回碾过几回。


  「太宰……混蛋……你他妈……又耍我……。」


  「……这不是赶来了吗。」啊啊太宰好无奈。


  两个人都转身倒在地上。太宰前老板中原现任老板森先生要的东西,他不用多问也知悉,太宰没完成目标以前也不会上来见他。


  总之,敌人消灭,任务完成。是该好好睡上一觉的时候。


 


  「中也?」中原缓缓起身,拉过了太宰的手,背起他。


  「嗯?中也好矮啊,真不舒服。」说着背上那某人还扭了一下。


  「……省点力气闭嘴吧!你那两条腿随时可以把自己蹦走的话就快滚。」开完污浊的现在他还有力气背人就不错了。跟他啰嗦个屁。


 


 


  鬼使神差没把你这家伙收了啊?算了。


  ──我宁愿在地狱里见到鬼,而非见到你。


 


 ---END

评论
热度(79)

© 焦糖梅尔_🌿CaramelSSS | Powered by LOFTER